英雄的战舰英雄的兵

  “胡佳豪,你到‘家’了。真幸运,南昌人到了南昌舰!”运送新兵的大巴停在某军港码头,带兵干部一句打趣的话,让新兵胡佳豪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  朝思暮想的南昌舰就在眼前,胡佳豪把脸贴在车窗玻璃上往外打量,舰艏硕大的“101”舷号填满了车窗,正午的阳光打在银白色的舰身上,更显得高大威猛。

  胡佳豪抓起背囊快步冲下大巴,一阵清凉的海风迎面扑来,早已列队等候的老兵们热情上前迎接。踏上甲板,望向海天相连处那片辽阔的蔚蓝,梦想成真的幸福让胡佳豪的心热烈地跳动着……

  2021年3月12日,是胡佳豪到南昌舰报到的日子,也是他19岁的生日。作为一个在英雄城土生土长的娃,当兵来到了南昌舰,算是给自己最好的生日礼物。

  胡佳豪与南昌舰的缘分要追溯到中学时代。学校组织到赣江畔的主题公园参观已经退役的第二代南昌舰。第一次踏上军舰,胡佳豪格外兴奋,寸步不离地跟在景区解说员杨双峰身后。

  杨双峰激情澎湃地讲述着南昌舰的辉煌历史,更让胡佳豪惊讶的是,杨双峰竟然是跟着南昌舰一起来到南昌的老兵。

  杨双峰是第二代南昌舰的最后一任机电长。2016年,杨双峰和战友一起护送南昌舰“回家”之后,实在难以割舍数十载的“钢铁战友”,竟说服家人,举家从东北搬迁到了南昌,与“老战友”继续相守相伴。

  “南昌舰究竟有什么魔力?”杨双峰的“传奇故事”推开了胡佳豪对南昌舰的探索之门。他每月雷打不动到报刊亭等候最新一期《舰船知识》杂志,课余时间浏览军事网站寻觅南昌舰的踪影……

  胡佳豪如饥似渴地追溯南昌舰的前世今生,他渐渐读懂了这“南昌”背后的非凡意义:“‘南昌’,是传承也是启航。每一艘南昌舰的诞生,都承载着人民海军开拓创新、向海图强的神圣使命。”南昌舰,在胡佳豪年轻的心中种下了一个蓝色的梦。报名参军时,他在填报入伍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海军。

  真实的舰艇生活,并不像胡佳豪想象中那般飒爽。自战舰解缆起航的那一刻开始,胡佳豪感觉自己像被钉在了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上,每天都被专业学习、机械检拭、装备检修填得满满当当。一轮接一轮的战斗部署还时常在深夜下达,刺耳的铃声会让人顿时睡意全无,迅速进入战斗状态。

  训练艰苦,晕船的日子更揪心。头晕恶心、肠胃翻江倒海,胡佳豪从来没想过,吃饭会变成自己难以完成的艰巨任务。他严格执行班长命令,在迷彩服口袋里随身携带一卷塑料袋。吃了吐、吐了吃,一卷塑料袋所剩无几,胡佳豪终于通过了这一关。

  最让胡佳豪触动的,是镶嵌在南昌舰走廊里的那一排烫金舰训:“英雄城、英雄舰、英雄兵,第一枪、第一舰、第一人”。每次经过这里,他总会情不自禁驻足仰望,联想起三代南昌舰的传承故事,回想起自己参军入伍的初心梦想,顿时血脉偾张。

  年轻的水兵在一次次实战淬火中拔节成长,奋斗目标越来越清晰:“乘风破浪首先要从点滴做起,历经千锤百炼才能练就‘人舰合一’的本领。”

  去年8月,南昌舰组织实弹射击演练,胡佳豪终于盼来了一展拳脚的机会。身为主炮弹药兵的他,精心照料着一枚枚锃光瓦亮的炮弹。他每天定时定点到弹药库检查库房温湿度,确保主炮弹药处在最佳的环境条件中。

  检查引信、紧固螺母、装定时间……任务当天,胡佳豪熟练地完成射击准备工作,只待一声令下。

  “轰!”第一发炮弹破膛飞出,胡佳豪的战位距主炮最近,声如闷雷般的巨响一下子将他的心推到了嗓子眼。

  舱外,隆隆炮声响彻海天,远处火光爆闪,在海面上瞬间掀起数十米高的水柱。不一会儿,通报下来了:“首发命中!”

  去年10月,胡佳豪第一次随舰出国,参加中俄“海上联合-2021”演习和首次联合巡航。和他一样,这也是国产新型万吨大驱南昌舰首次亮相国际联演。

  任务间隙,南昌舰为首次参加远洋航行的新舰员举行“英雄逐梦、砺剑远洋”大洋成人礼仪式。“第一次登上南昌舰、第一次实弹射击命中、第一次征战大洋……”战舰斩浪前行,胡佳豪站在前甲板上思绪翻飞:“作为一名南昌兵,我一定要为南昌舰争得更大的荣光。”迎着风浪,胡佳豪和战友高举右拳奋力高呼:“向海图强,建功大洋!”

  在战舰上,机电兵是个特殊的群体,他们看不到晨曦微露、落日红霞的浪漫海景,常年坚守在高温、高噪、高湿的机舱深处,为战舰的安全行驶保驾护航。

  燃气轮机,是舰艇动力系统中最重要的装备之一,被称为“舰艇心脏”,燃机兵也被战友们称为“舰艇心脏守护神”。

  “谁最懂南昌舰的‘心’?”如果问及这个问题,官兵们会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位老兵的名字:一级上士都晓辉。

  从南昌舰试航到入列,再到如今常态参加演训,5年来,都晓辉与南昌舰朝夕相伴,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出海任务。

  “常年‘蜗居’在深舱之中,说不辛苦那是假的。但只要把战舰当家来爱,把战位当家来守,付出再多也会觉得值。”都晓辉认为,“战舰是一个‘巨系统’,要靠无数个分系统同频联动,才能叠加出最大战斗力。”

  去年,南昌舰与兄弟舰艇进行编队火力反击演练,在高航速占领阵位阶段,都晓辉守在机舱旁一夜没合眼。虽然动力系统监控数据显示一切如常,但都晓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,他打着手电围着燃机来回打转观察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当手电筒照在燃机箱装体玻璃壁上时,附着的一层薄雾让他心头一紧。

  “高温的燃机箱内出现油雾,不正常!”都晓辉迅速打开箱装体,一股热浪夹杂着巨大轰鸣瞬间涌出,他扭头猛吸一口新鲜空气,麻利地钻了进去。一轮检查下来,他的衣服被汗水和油污浸透,黑水顺着衣襟和袖口往下滴,却没查出异常迹象。

  疑难杂症常在隐蔽之处。担任多年燃机班长,都晓辉深谙此理。他灌下一瓶矿泉水,又一次扎进箱装体。连续战斗5个小时,捋了数百个部件,终于在机体下方发现问题:油气分离箱连接管路上出现一道裂缝,油气“呲呲”往外喷,并且裂缝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。

  “高温条件下,油气极易发生爆燃,如果未能及时发现隐患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都晓辉不顾管壁灼热的高温,双手紧紧捂住漏点,同时上报机电长,请示尽快更换备用主机。机电部门闻讯迅速反应,第一时间化险为夷,保证南昌舰圆满完成演习任务。因及时发现并处置重大装备险情,都晓辉荣立三等功。

  驾驶室是战舰航行的指挥枢纽,舰艇指挥员座椅的后方就是操舵兵徐文茜的战位。她是南昌舰首批女操舵兵。

  驾驭万吨大驱叱咤海疆,是每一名南昌舰战士梦寐以求的事。徐文茜从同年上舰的新兵中脱颖而出,率先完成独立值更。

  别看徐文茜长得清瘦白皙,但只要一干起活来,立马就变成了雷厉风行的“女汉子”。“我的战位使命就是搏击风浪、勇往直前,是南昌舰让我懂得了成长和担当。”徐文茜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南昌舰一起劈波斩浪,勇闯更远的大洋。

  去年10月,徐文茜终于圆梦了。一个冷雨绵绵的夜晚,南昌舰破浪起航,远赴俄罗斯,参加中俄“海上联合-2021”演习。这次夜航,徐文茜担任操舵手。

  狂风呼啸,掀起数米高的白浪,拍打在窗户玻璃上。舰艏时而隐没在浪谷之下,时而高昂挺立于波峰之上……此时的驾驶室,就像一个剧烈摇晃的筛子。徐文茜打起十二分精神,一边紧握扶手控制身体不被甩出去,一边全神贯注聆听指挥员的指令,沉着冷静分析风浪和风流的规律,实时修正航向、调整舵角,与暴风骤雨轮番搏斗,终于驾驶战舰成功驶抵俄罗斯演习锚泊海域。

  随辽宁舰航母编队出海、担任指挥舰出国联演……每每回想起与南昌舰征战南北的热血时光,徐文茜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御风奋飞的海燕,而这股强劲的风,正是挺进深蓝的强大的中国海军。

  在父母眼里,徐文茜是个“不想家的孩子”。父亲的印象中,自打女儿登上军舰后,就经常十天半个月联系不到人。他嘴上虽埋怨,心里却很理解。女儿在英雄的战舰上服役,父母别提多自豪,也深知女儿肩负着更重的责任。作为女儿,徐文茜也一样牵挂着父母。战舰一出海,想家的时候她只能翻看衣柜里的全家福,在心里絮叨家常。“天冷了,爸爸的护膝有没有及时戴上”“妈妈今天会做什么好吃的菜”……想完了,把思念藏在心间,继续战风斗浪。

  去年中俄联演归来,一家三口总算迎来了一场特别的“网上团聚”。晚饭后,徐文茜一打开手机,微信里一下子跳出10多条父亲发来的联演新闻链接,其中还有自己接受随舰记者采访的视频。

  “女儿啊,爸妈总算看到你驾驶军舰的英姿了!不要挂念家里,好好练强本领,祝你再立新功!”最后两条消息是父亲的语音和父母的生活照。徐文茜插上耳机循环播放父亲的声音,静静注视着父母的照片,一向坚强的姑娘一时没绷住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南昌舰副政委刘天永办公桌的抽屉里,珍藏着10多个装满海水的透明塑料瓶。每一只塑料瓶的瓶身上,都详细地标记着取水的时间和海域,瓶颈上系着一条红色丝带。这些被刘天永视若珍宝的水瓶,浓缩了南昌舰犁浪远航、向深蓝挺进的一串串闪光航迹。

  刘天永是南昌舰的首批舰员之一,从南昌舰下水至今的1800多个日夜,他有超过90%的时间在南昌舰上度过。如今,已经陪伴刚刚“两岁半”的南昌舰跨越南北40多个纬度,航行近7万海里。他见证了南昌舰出岛链、巡大洋、出国演习等每一次重要时刻、每一个成长节点,还有一个个南昌舰官兵以舰为家、热血建功的青春故事。

  瓶子里的海水晶莹剔透,犹如风平浪静的海面。刘天永拿起瓶子快速旋转摇晃,海水立刻激烈涌动,又像是在回放着南昌舰在风浪中的奋斗搏击。

  近年来,伴随实战化演训的推进,南昌舰勇闯深蓝、不惧挑战,用勇毅展现大国自信,用实力传递大国名片。

  英雄的战舰,英雄的官兵。今年年初,南昌舰荣立集体二等功。“英雄的接力棒传到我们这代人手里,我们要用更澎湃的热血来点燃传承。”从去年底以来,刘天永的抽屉里又多出了几只水瓶,它们默默无言,却见证着南昌舰不断延展的强军航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