杠爷一声吼:退八上六!八人抬不动的木头六人抬起来上了木楞

民国年间,长白山麓松花江畔的富太河口,数百驾牛马爬犁拖运着一根根巨大的木材,从倒木沟原始森林中络绎不绝地运下来,摊放在江口的滩地上。江口人喊马嘶,十分热闹。但最嘹亮的声音是杠力帮的抬木头号子:粗犷,豪放,甚至野蛮。

满地摊放的木材,需要杠力帮一根根地用肩膀抬起来,堆成一道道木头垛。这里叫“木楞”,抬木头的壮汉叫杠力。负责杠力帮的人是杠子头,俗称杠爷。

杠爷是闯关东上来的山东人,四十多岁,姓徐名双仁,但没人敢称呼他的名字,只管他叫杠爷。富太河口刚建立楞场,吉林市的木材商立刻从火车站的杠力队请来了杠爷,让他招兵买马成立富太河杠力帮。

杠爷满口应允,图的就是为山东兄弟们来到关东有口饭吃。所以,他张榜招人的关键一条,必须是山东人,年龄20-40岁,高的不要,矮的也不要。最好是车轴汉子,就是身高五尺左右的敦实汉子。

别人骂杠爷,既然是照顾山东兄弟,为何高不行矮也不行,年龄大不行小也不行?杠爷苦笑着叹口气:这活儿不养人,弄不好非伤即残。

杠爷招人不考试,但要过三关。第一关,山窝棚外的雪地上有一根六米长小盆口粗的榆木,分量在300斤左右。凡来应征的山东人过了杠爷的目测关,就要去扛木头。自己从地上把那根榆木抱着一头掀起来,自己扛上肩,自己找好平衡,然后沿着杠爷划定的雪地走三圈。

这一关很难过,有些人己根本掀不起木头来。有人能勉强掀起木头一头,却无法自己扛上肩膀。有人能把榆木扛上肩膀却无法找好木材的平衡。有人能扛起榆木则根本走不了三圈。300多斤的木材重压在肩,举步维艰,连甩动的胳膊都是顺拐,何况还是大雪覆盖的凹凸不平的雪地。脚步虚浮者踉踉跄跄走几步,只好把木材扔到地上自动退出。

第二关,扛起另一根200多斤重的水曲柳独自上“过山跳”。过山跳是长有两丈,宽有一尺,厚有四寸的松木大跳板。这种跳板一头杵在雪地里,另一头直接搭架在木楞或者大车上。人扛着200多斤重的水曲柳一踏上跳板,跳板便被压弯。杠力需要扛着木材一步一弯,一步一颤地一直走到木楞顶上,把木材按要求放下,这才算过关。

每个上跳板的人,杠爷都要在旁边认真地看着,看你步伐是否坚实,看你的腿软不软,看你的腰弯不弯,还看你喘不喘。杠爷是洪拳世家,他看人,就是看你功夫是否练得下盘扎实。你能顺利从跳板上走下来,就会被杠爷拍拍肩:成。留下,进屋吃饭吧!

千万别高兴太早了。吃饭,是杠爷的考试的第三关——每人一顿吃下摆满一斧柄的几个干粮。一杆大斧子柄多长?大约四尺,排满四尺长的斧柄,需要巴掌大的七八个玉米面的大干粮。

杠爷有个理论:抬大木头的人必须饭量好。没有饭量就没有力气。吃饭像个娘们,能干得了爷们的活儿吗?杠爷读过《史记》,知道“廉颇老矣尚能饭否”的道理。

那一天,一根足有三立方米的红松木运到楞场。归楞时,杠爷攥着掐钩一声吼:哈腰挂唻!四副杠八个人齐声“嗨哟”一声,随着号子一挺腰,巨大的木材离了地。

杠爷再爆一声号子:向前走哟!八个人再爆一声“嗨哟”,齐步向前走去。号子声中,八人前行不到五十步,有人已经撑不住,步履踉跄,阵容动摇。杠爷只好唱着号子命令“停下脚步,歇歇肩”。杠爷知道这八人无法把这根巨木归楞了,只能按着杠力帮的规矩,不按常理出牌了。于是大吼一声:弟兄们紧紧裤带煞煞腰,退八上六!

原先的四副杠八个人中有两个人自动退出,其余六个人重新组杠。看热闹的爬犁伙子惊呆了!这根巨木少说也有三千多斤,八个人四副杠,人均400多斤,可是退八上六,六个人需要每人负担500多斤!这不对呀,既然八人抬不动,应该是退八上十才对呀!每个人负担300多斤,不就轻松多了吗?可是,这杠力帮的规矩就是怪!越是抬不动的木头,越是要减人。看得好热闹的爬犁伙子们人人咂舌。

杠爷在人们质疑的目光中再爆一声号子:哈腰挂唻!奇迹出现。巨木居然被六人轻松抬起来。杠爷第二声吼:向前走唻!巨大的木材居然被稳稳抬起,稳稳前行。两个自动退下来的杠力,急忙手拿撬杠两边护卫,搬老虎凳,架跳板,一直助力六人把这根八人抬不动的巨木稳稳归上木楞。

一天,杠力帮的一名“小肩”(左肩抬木头的人)不小心闪了腰。第二天,一个年轻人前来应征。杠爷打眼一看,知道此人女扮男装,大概是为昨天闪腰的“小肩”讨说法来的,也不说破,只是低声说:我不管你是男是女,既来之则安之,须得过得了三关。年轻人也不客气说:按杠爷的规矩,是骡子是马那就遛遛吧?她连过两关,轻松加愉快。看得老杠力们目瞪口呆。

只是第三关吃饭时,年轻人说:我刚吃完饭,现在吃不下这一斧柄大干粮。你若减掉两个干粮我就吃,你不减,我不入你伙算白干!杠爷有意成全她:“中!”她就补了那个闪腰的人的“小肩”位置。

这天即将晌午时,杠力帮人人饥饿乏力。可偏偏抬着一根巨木归楞爬到跳板中间时,年轻人喊:杠爷我掉鞋了,需要停下提上鞋。

这上不上下不下的跳板之中,如何敢停?可杠爷偏偏唱“停”。偏偏又是年轻人干提提不上鞋,八个人中的不少人浑身已经哆嗦冒冷汗了。可是挺不住也得挺!

杠爷说,人家提鞋的可是单腿站跳板呢!这人好不容易提上鞋。大家咬紧牙关把这根巨木抬到楞顶,立即瘫坐在木楞上再也起不来,只有新来的年轻人像没事儿人一样。

杠爷开口了:杠力讲究的是仁义合作,心思歪一点,就会伤残对方。该给人赔礼道歉的人,是时候了。

那闪腰人的一副杠的“大肩”(右肩抬木头的人),立即朝着青年人弯腰赔礼:兄弟,对不住了。昨天是我不好,挺腰时故意抢了一杠,让你家兄弟闪了腰。兄弟的医药费我包了,外加一个月的工钱。

杠爷及时说话了:我今天故意收留这位妹子当兄弟,就是看出它的巾帼豪气,想让这位妹子给大家一个教训,杠力帮不能存坏人之心。须知山外有山,人外有人。

从此,富太河杠力帮人人服气杠爷。称赞杠爷用人有道。(作者简介:王天祥,籍贯山东青岛,高级记者、作家,在东北林海雪原生活了50多年,出版长篇小说等各种专著42部,撰写电视剧200多集,创作历史、文化、风光、纪实等专题电视片数十部,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,发表网络文章千余篇。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