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来还可以这么玩!另类赛马比赛

世事无奇不有,赛马自然亦有不少出乎意料、传统以外的新奇玩法,有的因历史或文化原因而诞生,有的因娱乐或商业目的而存在,有的是近代产物,有的比纯血赛马历史更为悠久,在接下来要向大家介绍的另类比赛当中,看看哪一个最能令你叹为观止?

一年一度在瑞士 St Moritz “圣莫里茨”举行的“白色马场”活动,1907 年首次举办至今已走过了百年历史,将赛马移师至风景如画的雪山及结冰的湖面上举行,听上去便已经梦幻感十足,令不少未参加过的人士心生向往,活动中除了玩法较为传统的平地赛(Flat Race)及拉雪橇赛(Trotting Race)外,还能观赏到更为刺激的滑雪赛(Skikjöring),即参赛选手手执缰绳、脚踏滑雪板,被拉在马匹后方进行速度比拼,形同滑水运动般,只是水面换成了雪地,赛艇则变成了赛马,能把赛马、滑水与滑雪三项刺激运动完美结合,瑞士人真会玩!

虽说刺激与看点兼而有之,超美的风景更是没话好说,但赛道与自然环境的不可预测,让危险同时存在,2017 年便因平地赛发生严重坠马意外,活动遭遇中途腰斩,看着虽爽的玩法其实风险不少,换你会够胆玩吗?

一场只要现场亲身参与,必定能让你终身难忘的比赛,被历史建筑群重重包围,自中世纪便已存在的比赛场地 Piazza del Campo“田野广场”,加上活动开始后所举行的各项隆重仪式,瞬间便能把现场观众带回古时候的意大利,而自 1633 年便举办至今的赛马比赛,更是整个节日活动的核心所在,十匹代表城市不同街区的马匹,无鞍骑乘围绕着跑道进行三圈竞逐,前排观众更可近距离地目睹参赛马飞驰而过,如此集历史文化、观赏价值及刺激于一身的赛马比赛,全球仅此一家。

不过赛事的危险性亦是出了名的高,尤其是那个要命的弯角(见下方动图),尽管已加上防撞保护,但每年人仰马翻的情况依然难免,或许这正是人们觉得“锡耶纳赛马节”精彩刺激的一部份吧!

总途程达一千公里的“蒙古打吡”,是世界上距离最长的赛马比赛,自 2009 年首届开始,每年均吸引到全球数十名男女选手,前往蒙古国参与角逐,赛事依据成吉思汗驿马传递系统思路而设计,沿途设有二十五个驿站,供选手休整与更换马匹使用,尽管每年路线不同,但选手们总有机会遇上峡谷、山谷、山丘与沙丘,穿越河流、河床、湿地与平原,当然还有奔驰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,无敌风景在比赛过程中尽收眼帘。

尽管沿途风景美不胜收,但连续十天每天十数小时的策骑,对选手们的身心也是极大考验,加上马匹尽是一些未完全驯好的蒙古马,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,而且一路颠簸之余亦要受尽日晒雨淋、风吹雨打,更要以天为被、以地为席,所以不是每位选手都能最终抵达终点,每年均有接近一半的参赛者,因中途实在熬不住而退出比赛。

这个在北海道带广常规性上演的"挽曳十胜",可谓是世界上最慢的赛马比赛了,一吨重的大型挽马拉动着半吨至一吨的铁雪橇与骑手,在二百米的竟跑中还要跨越两个山丘障碍,绝对是马匹力量的考验,而由农耕社会习惯演变而来的这项比赛形式,至今已拥有逾百年的历史。

但看上去笨笨的挽马其实也十分可怜,不少在上坡路时拉不动直接累瘫,整场赛事还要不停地挨鞭子的抽,虽然不危及马匹生命,但累个半死还得挨抽,这个玩法对现今社会来说有点不太人道啊!

一年一度的“莱顿海滩赛”,自 1868 年开始便出现在这片爱尔兰海滩之上,活动中举行的比赛十分正规,程序及规定与赛马场的比赛无异,而最大特色自然是那无敌的大海景了!

不过看似平凡的玩法,亦曾发生过惊险的意外,就在上世纪末一次比赛日中,参赛马匹因转弯(调头)时失去平衡而撞上人群,造成三马人道毁灭及多人受伤的悲剧,自此所有比赛便改为直路赛并加装赛道护栏,另外受到潮汐影响,活动每年的举办日期不定,很多时候更是安排在平日举行,但这无碍每年数千名的热情观众,来到现场参加这场"超爽"的年度海滩大趴。

德国作为一个越障赛并不太盛行的国家,全年仅有的二十五场赛事中,有四场显得格外特别,因为参赛马与骑手除了要跨越传统的障碍外,途中更需要涉水通过湖面路段,尤其在汉堡马场与“德国打吡”同期举行的一场,水深程度更需要马匹"狗爬式"游泳通过,场面十分有趣。

这场赛事每年均会吸引到大批摄影师在湖边守候,等待马匹通过之时,记录下这个德国独有的马场风景。

听名字便知道十分可怕,1935 年在美国华盛顿州奥马克市首次举行,专为牛仔与印第安人而设的一场比赛,选手与马匹除了要穿过一段河流外,下水前更要跑下一段坡度 62% 及长度七十米的下坡路,怪不得叫“自杀式比赛”了!

如此高危的玩法,每年引发的马匹伤亡数字可想而知,让赛事一直被动物保护组织视之为"眼中钉",而且在过程中选手们还会暴力相向、互相鞭打,真可谓是野蛮又疯狂的赛马比赛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